我的左腳觀后感

時間:2019-10-22 推薦訪問:觀后感

  《我的左腳》講述了因小兒麻痹癥而全身癱瘓的布朗依靠唯一可以活動的左腳來改變自己的人生,成為畫家和詩人的故事。 下面給大家分享我的左腳的觀后感,一起來看看吧!

  我的左腳觀后感1

  他們也許平凡,也許曾經懦弱,也許飽經坎坷,但是他們的努力,他們的執著總會讓看著他們的人熱淚盈眶,讓看著他們的人對生活充滿信心,這就是勵志片的力量。

  這是一個發生在愛爾蘭的故事。

  因為尼爾·喬丹的電影和艾倫·帕克的《安吉拉的骨灰》,愛爾蘭在我的印象里就是無盡的淫雨,陰濕的街道,和憂郁的臉孔。何況我預先知道這部傳記影片的主人公克里斯蒂·布朗是個殘障的畫家,何況他成長在戰后那個沉重的年代,他生在一個社會底層的貧困家庭,父親是個建筑工人,加上他,全家有六個嗷嗷待哺的孩子。所以,在看《我的左腳》之前我已作好了準備,迎接又一個灰暗陰郁的夜晚。

  電影證明我錯了,當最后的鏡頭定格在克里斯蒂和瑪麗暢笑的面孔以及那片陽光明媚、一碧如洗的蔚藍天空上時,我的心也和這天空一樣舒暢喜悅,久久感動于人性中那些美好善良的品質。

  最打動我心的有兩點。

  一是布朗一家人之間的親情關愛和相互支持,它讓我明白克里斯蒂成為一個優秀的畫家和作家的原因。

  克里斯蒂一出生就患有先天的大腦麻痹癥,只有左腳可以活動,這對于在貧困線上掙扎的全家來說,是個多么大的打擊!但母親沒有放棄,她始終相信兒子可以站起來,可以擁有和正常人一樣的生活。她細心照顧兒子,克里斯蒂就像她的影子,一刻不離身邊,又有了身孕,她也背著他在家里爬上爬下。丈夫失去耐心,借酒消愁,她則對兒子每一次艱難地用左腳抓起粉筆都滿懷希望。她偷偷地為兒子攢錢買輪椅,哪怕丈夫失業,全家人每天的飯食只能以稀粥為繼,她也不動一個便士。七歲的克里斯蒂使盡整個身心的力量,用他的左腳在地板上生平第一次寫下了字跡,那是“mother”。全家人不能相信,靜靜地看著奇跡的發生,母親囁嚅著,眼里噙滿淚花,我相信這是這位堅強的母親一生最幸福的時刻。

  克里斯蒂向女醫生求愛被拒絕后,把自己關在小屋里整天酗酒。心痛的母親沒有流淚,她來到兒子的床邊,告訴他:如果你放棄了,我還沒有。然后這個讓人起敬的胖女人搬來磚頭水泥,獨自在小小的天井為兒子蓋一間畫室。克里斯蒂又開始作畫了,還把自己的故事寫成了書。如果沒有這偉大的母愛,我們肯定只會看到一個終日坐在輪椅上自艾自怨的酒鬼。

  母愛最感人的地方表現在母親那心細如發的洞察力,那奇妙的心靈相通。當克里斯蒂愛上為他作治療的女醫生時,樓下的母親敏感地捕捉到他言談中的熱情,可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樣,她不為兒子高興,反而對遲鈍的丈夫說,那聲音中有些東西困擾她,里面有太多的希望。她不希望兒子戀愛,因為那必然使他受到“身體殘障和心靈的雙重傷害”;可她又希望兒子擁有常人的幸福,所以她只能沉默,在沉默中忐忑不安地注視著兒子,為他祈禱。

  兄弟之間、姐弟之間的愛和支持,在電影里也都那么樸素感人。還有父親,這個粗魯的工人也許沒有足夠的耐心,但并不缺少愛,他有自己的方式。他辛勤勞作撐起這個大家,克里斯蒂會寫字了,他扛起兒子去酒吧里向人們自豪地宣告,這是“我們布朗家的人”。父親死了,電影里有一個全家人砸酒吧的片段,那是痛苦的發泄,是為了父親的尊嚴,為了布朗家的人為之驕傲的榮譽。我以為,正是這樣的力量支撐著克里斯蒂一步步成為了一個在常人看來了不起的天才。

  另外打動我的一點就是克里斯蒂的愛情,它讓我看見了一個普普通通的靈魂為愛所受的煎熬,而不是所謂天才的愛情歷險。

  那個小孩子過家家般的游戲,那個青春氣息涌動的夜晚,·克里斯蒂一動不動地看著姐姐和戀人在路燈下長吻,黑暗中,他的臉被劇烈的渴望和壓抑扭曲、變形,眼里深沉的憂傷直刺我心,那會讓每一個人動容、不忍。劉易斯有怎樣一雙眼睛啊,連無邊的夜色都在為他啜泣。當沉浸在愛情中的克里斯蒂向女醫生求婚時,他的愛被嚴酷的現實撞得粉身碎骨,他再也無力控制自己:“我一生中有的只是柏拉圖式的戀愛,那不是百分之百承諾的愛!”愛和知識對一個身體失去愛的能力的人,究竟是幸還是不幸?以前我從沒有懷疑過,可現在我感到了它們的殘酷。

  好在影片結尾克里斯蒂找到了歸宿,一個能和她終身廝守的女人。他讓媽媽給他一朵紅玫瑰,他用左腳舉著,對著他的愛人,臉上是狡猾而得意的笑,他知道,放棄了和別人的約會,從門外進來的這個女人的心已經屬于他了。

  導演吉姆·謝里登我了解不多,所看過的他的兩三部作品雖然都是紀實性的,有意圖明確的政治和社會背景,但其中任何宏大的敘事都不掩蓋人物的情感。我感覺得出他拍這部電影的初衷肯定不是為了表現一個天才的非凡故事和不俗業績,而是和我一樣,被推動克里斯蒂成為一個優秀畫家的母愛和親情所打動了,對他向往擁有正常人的愛情生活的渴望和掙扎打動了。而這種愛可能同樣就存在于你我的生活和心靈中。

  我的左腳觀后感2

  這是我見過最畢加索的海報,立體主義的粗獷線條,來自《我的左腳》他讓我看到了一個身殘志堅的年輕人在愛與被愛中的成長。

  作為斯氏表演體系的體驗派演員,Daniel Day Lewis總是選擇相差懸殊的角色,從殘疾畫家到林肯總統,挑戰的每一部影片都能帶給我震撼與驚喜。雖然如今宣布息影,卻絲毫不會減損他在我心里的位置。

  回到這部根據已故愛爾蘭作家Christy Brown 的自傳體小說改編的影片。我無法衡量一個天生殘疾的孩子要付出多少努力才能擁抱活下去的勇氣。

  就像片中的Christy,天生小兒麻痹的孩子,在心智還不足以對抗周圍人的嘲弄和譏笑時,該有多么悲苦。幸運的是,他的母親沒有放棄這個殘弱的小孩。

  生命的神奇之處就在于,上帝總能為無路可走的善良人打開一扇迎接微光的窗。Christy借助僅能活動的左腳,寫下了令人動容的MOTHER.

  成年后的Christy偶然間解放了深藏的繪畫天賦。一只左腳,一支畫筆,一張白紙,就是他的唯一傾訴和表達自我的方式。歪斜的嘴角依舊流著等待擦拭的口水,說不出口的話依舊只能嗚嗚咽咽地吶喊。艾蓮醫生的來到給予了這個掉落在泥淖中的男孩新的希望。他愛上了這個一直欣賞他鼓勵他的姑娘,眼波里盡是閃耀的光芒。

  拖著殘疾的軀體奔向愛情,最終跌入希望泡沫下的黑洞。被拒絕的Christy酗酒無度,一蹶不振。是母親,給了他第二次活下去的勇氣。在Christy將自己的故事出版成書后,在一場慈善活動中,他終于迎來了久違的愛情和向往的生活。

  每條生命都有獨屬的生活哲學。誰又不曾經歷過Blue Period ,冷暖自知的年月總能給自己幾個巴掌扇醒糊涂的自己。

  「苦難」時常是個擺在眼前的命題。跨過了只是個坎兒,跨不過就是座山。

  生活的智慧,自然是仁者見仁的事。歡樂悲傷,不枉在世間游戲一場。

  我的左腳觀后感3

  很長時間里,我對影片《我的左腳》My left foot有一種非常奇怪的感覺。關于它的主題,大眾和影評界都會認為,要么是主人公克里斯蒂·布朗先天殘缺、卻追求完整的人生,要么是偉大的母愛支撐了兒子的生命,甚至是主人公的感情生活。

  這些無疑都很正確,但我腦海里卻總是頑固地浮動著另一個配角的形象:父親柏迪。

  相對兒子無比勵志的藝術人生,誰會體味Loser父親始終散發著酒氣的乏味悲劇?

  在“拼爹”古怪地成為社會心理病癥的時代,柏迪顯然不能讓他的孩子感到體面。克里斯蒂出生后,他才匆匆趕到醫院,盡管上身也穿了西裝,戴著禮帽,下身卻仍然是吊帶工裝褲。典型的愛爾蘭藍領工人裝束。

  護士告訴他:新生兒患有小兒麻痹癥。對于一個已經有很多孩子的貧民家庭,這個消息只意味著更加艱難的生活。

  柏迪極其不負責任地走進酒吧買醉。他叫了一杯啤酒外加一小杯威士忌,勢利的酒保要求他先付費。相熟但并不相親的幾位酒客圍攏過來打聽有關他殘疾兒子的消息,怪里怪氣地問柏迪準備如何處置。

  柏迪把威士忌一飲而盡,頭也不抬地說:我絕對不會送他去收容所!這句話招來嘲笑,因為眾人都覺得柏迪沒有那個能耐。

  柏迪一頭撞向一個口出不遜的家伙,將他打倒在地板上,然后轉身離去,身后一片咒罵聲。

  在克里斯蒂眼里,母親承擔了父親豪言壯語的后果,父親的表現完全不合格,不做家務,打罵孩子,喝酒。之所以不是酗酒只是因為家里實在沒有足夠的錢了。

  如果克里斯蒂后來學習寫作時讀過俄國高爾基的《母親》,或者看過普多夫金改編的同名電影,他或許會發現,相比起俄國故事里被伏特加燒毀的酒鬼父親,柏迪已經非常克制。

  工業化年代的工人階層酗酒現象極其普遍,以至于酒鬼父親形象在英、法、美、俄等國文學中不絕于書,比比皆是。然而哪個兒子會對父親足夠滿意呢?指責和鄙夷父親的失敗是如此容易,厭惡父親身體散發出的酒氣又是如此自然,愛父親則顯得很難為情。

  童年的克里斯蒂用左腳夾起粉筆,寫下了有生以來第一個詞語:M-O-T-H-E-R。字母呈放射狀排列在地板上,像一種表達對母親依賴和愛的儀式。

  父親柏迪反應過來,低吼一聲:基督啊!然后猛沖過去,把兒子扛上了肩頭。他就這樣趾高氣揚地走進酒吧,大聲嚷嚷著:這是布朗家的人!我兒子!天才!給他來一杯!

  柏迪始終不是理想的父親。他太遲鈍,最后一個意識到兒子在無望的戀愛。他太大男子主義,只在意兒子是否有男子氣概。他太虛榮,不肯在孩子面前和母親談論失業的事情。他野蠻粗魯……

  這一切都曾令克里斯蒂無比痛恨。他表達愛孩子的最親近的方式,也不過是在妻子的啟發下為克里斯蒂造一間小屋。

  兒子可以長大,父親不再能夠。當克里斯蒂的繪畫引起公眾關注,首次舉辦畫展,柏迪終于穿上正裝,只敢站在人群最后面,聽著令他茫然的華麗贊詞,喝著最便宜的也是他最習慣的啤酒,然后就醉了,甚至沒有再出現。

  這時,克里斯蒂已經能夠辨別白葡萄酒的等級。

  孩子們都希望自己的父親是英雄,但大多數時候,父親不是英雄,在母親的映襯下,父親好像另一個孩子,這很討厭。

  更討厭的是,有一天,母親會對我們說:你和你爸爸很像。克里斯蒂的母親就很認真地告訴他,他和柏迪一樣,喜歡借酒消愁,外表冷漠,內心柔軟。父親終將離開我們。

  柏迪猝死在廚房里,克里斯蒂撞開門,父子的臉終于在地板上貼近。克里斯蒂后來說,“爸是砌磚工,我是寫作者”,這個平行的判斷表明,他終于理解和接受了父親的角色。

  母親帶著克里斯蒂和他的兄弟姐妹們來到酒吧,結清柏迪拖欠的酒賬。那幾位討人嫌的酒客又嘮叨說,柏迪是多么失敗的家伙呵……

  克里斯蒂率領兄弟們大聲唱起父親生前最愛的歌,用唯一靈活的左腳大打出腳,高喊著為了父親,砸掉這酒吧!狂歡一般的混亂場面實際上是獻給父親的另一種愛的儀式。

  喧鬧聲里,克里斯蒂一定回想起了柏迪帶他第一次沖進酒吧的那個晚上。兒子在母親肩頭只是兒子,在父親肩頭卻是一面驕傲的旗幟。

  大多數人在看到影片結尾時都會忘掉柏迪吧?克里斯蒂贏得了愛情,女友開啟香檳,泡沫噴涌。父親黯淡退場,留下兒子光明美好的生命。這里會不會有一種隱隱的遺憾?

  如果,克里斯蒂能陪父親靜靜地喝一杯酒,柏迪該有多么滿足。

作文投稿
坦克世界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