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觀即到復題短篇》的杜甫唐詩鑒賞的詩

  喜觀即到復題短篇

  (其一)

  杜甫

  巫峽千山暗,

  終南萬里春。

  病中吾見弟,

  書到汝為人。

  意答兒童問,

  來經戰伐新。

  泊船悲喜后,

  款款話歸秦。

  杜甫詩鑒賞

  此詩乃大歷二年(767)暮春杜甫在夔州(今四川奉節縣)作。在此之前,作《得舍弟觀書,自中都已達江陵。今茲暮春月末,行李合到夔州,悲喜相兼,團圓可待,賦詩即事,情見乎詞》云:“爾到江陵府,何時到峽州?亂離生有別,聚集病應瘳。颯颯開啼眼,朝朝上水樓。老身須付托,白骨更何憂?”這里說“復題”,是作了前一首,意猶未盡,就再作二首。

  這時詩人之弟杜觀由中都即長安來到江陵,并將到夔州。乍接來書,悲喜交集,因而一再作詩。這是兩首感染力極強的抒情詩。

  “巫峽千山暗,終南萬里春”首聯渲染環境,三峽一帶,兩岸連山,山巒疊嶂,遮天蔽日,因此說“巫峽千山暗”,終南山代指長安,弟弟杜觀在暮春時節不遠萬里從長安來蜀中。

  頷聯乃直書實事。詩人雖在病中,但因很快就要與觀弟相見,精神振奮,病也覺得好多了。兩句意為烽煙四起,戰亂頻繁,生死未卜,突得來書,才知你尚在人間。驚喜之情,不可言狀。這是悲中見喜。“書到汝為人”,是說收到來書才知你仍然是人,還沒有變成鬼。這就把詩人平時對親人的關切和接書后的驚喜都表達得淋漓盡致。

  頸聯是就書發揮。“兒童”,指詩人的兒子宗文、宗武。接到久別親人的來信,這對全家都是一件大喜事。此時宗武才十四歲,對于十年未見的叔叔是一無所知的。孩子們好奇地想把叔叔的一切都問個明白,詩人也高興地不厭其煩地一一解答。兄弟之間的骨肉深情,躍然紙上。清人蔣弱六對此句評云:“入情至此,真化工之筆。”“來經戰伐新”,這既是信中的內容,也是詩人對孩子們說的話。《杜詩鏡銓》引盧德水注云:“是年郭子儀討周智光,命大將渾瑊、李懷光軍渭上,所謂‘來經戰伐新’也。”杜觀是冒著性命危險,通過戰區遠道而來的。這兩句在感情上又由歡快轉入悲涼,是喜中有悲。

  尾聯設想兄弟見面之后的情景,表現了詩人渴盼觀弟早日到來的急迫心情。這是詩人接讀來書后產生的聯想。詩人的老家在鞏、洛,有別業在長安,他在飄泊生涯中一直懷念故鄉和親人。此詩再一次表示了“ 歸秦”的愿望,但是,這一愿望只有等戰亂結束,時局太平,方能實現。“款款”,徐緩貌。款款而話者,慢慢地商量也。詩人實有身不由己、力不從心的苦衷。這里仍然是悲喜相兼。“泊船”與“巫峽”相呼應,“歸秦”與“終南”相銜接,首尾緊密配合,堪稱天衣無縫。

坦克世界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