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歲,兩面的我初一作文

2019-06-13推薦訪問:初一作文

  我轉過身,用適中的步子走出樓門,背后又傳來一陣贊嘆。路上碰到了幾位同學,我們一起走著。我們時而高談闊論,海吹神侃,時而被某君的妙語連珠逗得無所顧忌地哈哈大笑......←摘要部分,全文如下:

  一副沉沉的眼鏡,一張文靜的面孔,那就是我。從小由于媽媽嚴格的管理,我很聽話,凡是見過面的長輩無不夸我是一個聽話、懂事的孩子。在不知不覺中,我被一種模式固定住了,使我無法掙脫。每當我想隨心所欲地做一些在長輩看來是越軌的事時,便覺得像有無數雙眼睛注視著我,于是乎馬上恢復了好孩子的面孔。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我一天天成長起來。我的體內時時涌起一股股的活力,好像要沖破我的身體竄出來。漸漸的,我開始有些管不住自己。放學以后在街上騎車兜風的隊伍里悄悄出現了我的身影,操場上橫沖直撞的足球隊中也時不時閃出了我的面孔。我不知不覺地扮演著兩種角色:在學校里我很活躍,嬉笑怒罵無所顧忌,十六歲的男孩嘛,這無可非議;在家里,我很聽話,辦事總是小心翼翼,聽話的懂事的孩子嘛,這也很正常。有時,連我自己都很驚訝,我怎么變得這么快?我簡直是個天才的演員。為此,我甚至曾經打算去考電影學院,將來說不準弄成個小明星當當。

  十六歲將離我而去,我的臉上悄悄的出現了一片“青春美麗小豆包”,聲音突然粗了不少。可我的兩面角色卻始終沒變。兩時、兩地都沒有什么人強迫我干這干那,而我卻真有些身不由己。兩副面孔,一個沉穩,一個活潑,我都喜歡。

  一個星期六的下午,我去媽媽的單位吃午飯,和媽媽碰上了張阿姨,“瞧這娘兒倆,多好,我說你有這么好的兒子該知足了,多穩重。現在這么沉穩的男孩子不多嘍!看我們家那個……”媽媽喜笑顏開,忙著應付,我卻連大氣也不敢出,按照標準的姿勢站在媽媽的身后,臉上掛著一絲應有的微笑。“媽,我回學校復習去了。”我轉過身,用適中的步子走出樓門,背后又傳來一陣贊嘆。路上碰到了幾位同學,我們一起走著。我們時而高談闊論,海吹神侃,時而被某君的妙語連珠逗得無所顧忌地哈哈大笑,我身上仿佛放下千斤重擔,一片輕松。我換上另一張面孔,引來路人一雙雙帶著些許不安和嘆息的眼光:“現在的學生呀,真是……”而我們毫不顧忌這些,依舊開懷大笑,胡吹說笑。“王東!”一個帶著怒意而熟悉的聲音沖入耳中。“糟了,怎么碰上了?”我的心格登一下,“媽。”我邊說邊緩緩轉過身。“準挨訓。”我心里想,默默地跟在媽的后邊。果不出所料,一進門,烏云密布,雷電交加。“你怎么可以這樣走在大街上呢,一點規矩都沒有,這么肆無忌憚,旁人怎么看你,你知道嗎?……”這時,我不知從哪里來的勇氣:“媽,我可以隨心所欲地干點事了,我長大了!”我用異常平靜的語調說道。媽媽一愣,似乎原先想好的“訓導”都噎在了喉嚨里,她轉過身,走回了臥室。“你是長大了,我都快忘了。唉!”這一生重重的嘆息震撼了我的心。我錯了?不:媽媽錯了?沒有。誰錯了呢?我一片茫然。

  從此,我再也不演兩面人了。在家,我顯出文靜本色,但不死板;在外,我多一份活力,但不瘋狂。兩個“我”,我都喜歡,但我不要刻意地裝扮,我要一個真實的我展視在人們面前。也許幾年后,我再看這件事會覺得可笑,可我忘不了它。我喜歡十六歲──那個兩面的我。我不會忘記,那一夜,我沒有睡好,第一次失眠了……

作文投稿
坦克世界更新